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郭晋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体验锈色童年

2007-10-30 15:03:20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
A-A+

  我难以相信一个人完全是依靠理论而读懂一幅画。也许我相当肤浅,评价事物习惯从自我出发。我评价一幅画对我有无意义的标准,是看它能否让我从色块和线条的穿插间发现忽略的风景、遗忘的体验和无法言表的感觉,并非它在美术史上的地位。我读不懂毕加索晚期的画作,我发现他已经落入自己的圈套,为了维护“立体派”的声名,他不惜玩弄技巧和观众。毕加索是伟大的,但我不懂晚年的毕加索。

  其实我觉得,观画和阅读一样,更多的是为了满足心灵的需求。

  某次于网络间游荡时,我在一个艺术网站里见到了郭晋的油画,顿时有种力量攫住了我的眼睛。我忙将那些图片下载,保存。

  感觉中,有别于同是六十年代出生的画家,郭晋的画与性的幻想、暴力的扭曲、美术功底的买弄无关,他绘画的题材基本以孩子为主。那些围坐在方桌前,双目空空地等待食物分配的孩子(《晚餐》);漂在半空,表情模糊地玩荡秋千的孩子(《秋千者》);和椅子一起站立,有所戒备的孩子(《惊蛰》);趴在地板上,深情品咂手指的孩子(《芒种》);裸奔时,双足离地的孩子(《欢跃的蓝》),皆让人过目难忘。我们平时概念中鲜嫩如花瓣的孩子,被他处理成锈迹斑斑的雕塑状。

  孩子在郭晋的作品里格外肃穆,这种肃穆感我曾在意大利画家基里柯的作品里领略。在基里柯的那幅《街的忧郁和神秘》里,空阔的街巷间,玩滚铁环的女孩,用金石的摩擦声,打破了四周的平静。然而,郭晋的作品显然不是为了像基里柯那样,表现孤寂的神秘感和梦幻的象征效果。他只是在自我陶醉地制作童年困惑的拓片。

  谁的童年没有困惑?但那时的困惑是否至今仍萦绕在你的意识里?又有多少人将自己的困惑理解为人类的困惑?郭晋是少数中的一个。他在创作札记里写道,自己画的是“永恒的儿童,一种对人类幼稚家园的反观和冥想”。他无意间通过绘画再次经历一个童年,一个精神的童年。

  他的那些锈迹斑斑的孩子,使我对原先熟悉的童年产生了陌生感。于是在距离被确认后,我获得了在远处注视童年的机会。于是我发现自己在一日之间老了。于是我不难读懂郭晋将孩子处理成那样是为了说明时间的无情,生命的脆弱,面对失去的无奈。于是,我发现自己关于童年的记忆凝固为一桢桢老照片,承受着氧化作用,如一只削皮后的苹果,在空气里发黄、腐朽。

  我相信我读懂了郭晋的画。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郭晋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